山坝乡村聚落时空变化特征分析研究:以宁洱镇为例

罗 燚 甘淑 袁希平

引用本文:
Citation:

山坝乡村聚落时空变化特征分析研究:以宁洱镇为例

    作者简介: 罗 燚(1993−),女,云南人,硕士生,主要研究方向为3S技术及应用. E-mail:1540073645@qq.com;
    通讯作者: 甘淑, N1480@qq.com
  • 中图分类号: K901.8

Analysis and research on spatiotemporal variation characteristics of rural settlements in dam areas and mountain areas: An example from Ning'er Town

    Corresponding author: GAN Shu, N1480@qq.com ;
  • CLC number: K901.8

  • 摘要: 利用RS和GIS空间分析方法,对2000、2009年和2018年的云南省少数民族地区宁洱镇山坝乡村聚落时空分布的基本特征及影响因素进行分析,主要从高程、坡度、道路等自然因素和人口、农民人均纯收入等社会经济发展相关因素进行探讨山坝乡村聚落时空分布特征,为山区和坝区乡村振兴提供一种理论和实践依据. 研究结果表明:①研究区坝区聚落空间分布密集,山区聚落分布分散; ②坝区乡村聚落最佳选址区域高程在1225~1380 m之间,山区最佳选址区域高程在810~1500 m;③坝区乡村聚落面积与坡度成反比,坡度越大,面积越少,山区乡村聚落面积集中在坡度0°~25°之间;④随着道路距离的增加,聚落面积迅速减少,坝区乡村聚落主要分布在1 km缓冲区内,占坝区聚落面积82 %以上;山区乡村聚落最佳位置在道路缓冲区1 km以内,较佳位置在1 ~3 km之间; ⑤2000—2018年,坝区乡村聚落人口持续上升,山区乡村聚落人口先下降后缓慢增长;2000—2009年坝区乡村聚落人均纯收入大于山区聚落,2009—2018年山区聚落人均纯收入大于坝区.
  • 图 1  研究区概况

    Figure 1.  The location of the study area

    图 2  宁洱镇坝区和山区分布

    Figure 2.  Distribution of dam area and mountain area in Ning'er Town

    图 3  宁洱镇山坝乡村聚落时空分布

    Figure 3.  The temporal and spatial distribution of rural settlement in dam area and mountain area in Ning'er Town

    图 4  2000—2018年宁洱镇山坝乡村聚落面积统计

    Figure 4.  Statistics of rural settlement in dam and mountain areas in Ning'er Town from 2000 to 2018

    图 5  宁洱镇不同时期下高程带山坝乡村聚落时空分布

    Figure 5.  Temporal and spatial distribution of rural settlements in dam and mountain areas in different elevation belt of Ning'er Town

    图 6  宁洱镇山区聚落面积在不同高程带上的占比

    Figure 6.  The scale map of settlement area in different elevation zones in the mountain area of Ning'er Town

    图 7  宁洱镇不同坡度下山坝乡村聚落面积占比

    Figure 7.  The ratio of rurual settlement in dam area and mountain area in different slope of Ning'er Town

    图 8  宁洱镇山坝乡村聚落与道路缓冲区分布

    Figure 8.  Rural settlements and road buffer distribution in dam area and mountain areas, Ning'er Town

    表 1  宁洱镇不同高程带山坝乡村聚落面积统计

    Table 1.  Statistics of rural settlements in dam area and mountain area in different elevations belt of Ning'er Town

    高程/m坝区聚落面积/hm2山区聚落面积/hm2
    2000年2009年2018年2000年2009年2018年
    G1 0 0 0 39.64 143.97 156.08
    G2 618.95 989.48 1602.12 47.41 124.11 141.09
    G3 139.18 219.32 511.56 51.65 190.27 189.87
    G4 0.04 0 0 19.73 47.84 64.66
    G5 0 0 0 10.37 22.11 19.15
    G6 0 0 0 0 4.68 8.56
    下载: 导出CSV

    表 2  宁洱镇不同坡度带山坝乡村聚落面积统计

    Table 2.  Statistics of rural settlements in dam area and mountain area in different slope belt of Ning'er Town

    坡度/(°)坝区聚落面积/hm2山区聚落面积/hm2
    2000年2009年2018年2000年2009年2018年
    0~12 650.08 936.14 1774.97 73.59 189.69 191.88
    12~25 105.19 260.36 322.87 76.42 298.9 325.7
    25~35 2.9 12.3 15.84 15.32 39.98 56.15
    >35 0 0 0 3.47 4.41 5.68
    下载: 导出CSV

    表 3  宁洱镇道路与山坝乡村聚落道路缓冲区面积统计

    Table 3.  Areas statistics of road and in dam area and mountain area rural settlements in Ning'er Town

    道路缓冲区/km坝区聚落面积/hm2山区聚落面积/hm2
    2000年占比/%2009年占比/%2018年占比/%2000年占比/%2009年占比/%2018年占比/%
    0~1 623.97 82.3 1006.88 83.3 1749.95 82.79 90.62 53.68 293.83 55.13 298.74 51.56
    1~2 80.14 10.57 126.97 10.5 215.39 10.19 37.81 22.4 92.85 17.42 101.34 17.49
    2~3 17.52 2.31 41.12 3.4 80.96 3.83 26.24 15.55 68.48 12.85 100.55 17.35
    3~4 36.54 4.82 33.83 2.8 67.35 3.19 4.77 2.83 29.57 5.55 43.28 7.47
    4~5 0 0 0 0 0.03 0 4.76 2.82 36.15 6.78 22.87 3.95
    5~6 0 0 0 0 0 0 2.98 1.77 5.8 1.09 7.82 1.35
    6~7 0 0 0 0 0 0 1.62 0.95 6.3 1.18 4.81 0.83
    下载: 导出CSV

    表 4  宁洱镇乡村聚落人口经济统计表

    Table 4.  Economic statistics of rural population in Ning'er Town

    时间聚落总人数人均纯收入/元坝区山区
    聚落人数人均纯收入/元聚落人数人均纯收入/元
    2000年 62192 1164 45352 1232 16840 981
    2009年 68991 2630 53943 2884 15048 1720
    2018年 71729 8063 56143 8014 15586 8238
    下载: 导出CSV
  • [1] 周滨杰. 云南农村聚落用地价值评估方法研究[D]. 昆明: 昆明理工大学, 2017.

    Zhou B J. Research on the evaluation method of rural settlement land value in Yunnan[D]. Kunming: Kunming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2017.
    [2] 朱晓翔, 朱纪广, 乔家君. 国内乡村聚落研究进展与展望[J]. 人文地理, 2016(1): 33-41. Zhu X X, Zhu J G, Qiao J J. Research progress and prospect on Chinese rural settlements[J]. Human Geography, 2016(1): 33-41.
    [3] 谢显奇, 甘淑, 余莉, 等. 岩溶山地乡村聚落空间格局特征分析:以广南县为例[J]. 地球科学:中国地质大学学报, 2013, 38(S1): 183-190. Xie X Q, Gan S, Yu L, et al. Spatial pattern analysis of rural settlements in Karst Mountains:An example from Guangnan[J]. Earth Science: Journal of China University of Geosciences, 2013, 38(S1): 183-190.
    [4] 金其铭. 我国农村聚落地理研究历史及近今趋向[J]. 地理学报, 1988, 43(4): 311-317. DOI:  10.3321/j.issn:0375-5444.1988.04.003. Jin Q M. The history and current trends of research on rural settlement geography in China[J]. Scientia Geographica Sinica, 1988, 43(4): 311-317.
    [5] Hall D R. Albania: Rural development,migration and uncertainty[J]. GeoJournal, 1996, 38(2): 185-189.
    [6] 克里斯泰勒.德国南部中心地原理[M]. 常正文, 王兴中, 李贵才等译. 北京: 商务印书馆, 1998.
    [7] 陈宗峰, 李裕瑞, 刘彦随. 黄土丘陵沟壑区乡村聚落分布格局特征与类型[J]. 农业工程学报, 2017, 33(14): 266-274. DOI:  10.11975/j.issn.1002-6819.2017.14.036. Chen Z F, Li Y R, Liu Y S. Distribution pattern characteristic and type classification of rural settlements in loess hilly-gully region[J]. Transactions of the Chinese Society of Agricultural Engineering, 2017, 33(14): 266-274.
    [8] 郭晓东. 黄土丘陵区乡村聚落发展及其空间结构研究[D]. 兰州: 兰州大学, 2007.

    Guo X D. Research on rural settlement development and spatial structure in Loess Hilly Area[D]. Lanzhou: Lanzhou University, 2007.
    [9] 姚康. 金阳县彝族乡村聚落空间格局及成因分析[D]. 成都: 成都理工大学, 2016.

    Yao K. The spatial patten and dricing force analysis of yi nationality rural settlements in Jinyang[D]. Chengdu: Chengdu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2016.
    [10] 胡卫华, 高涛. 基于自然特征的湖北省乡村聚落空间格局分析[J]. 中国农业资源与区划, 2018, 39(10): 143-148. Hu W H, Gao T. Analysis of spatial pattern of rural settlements based on natural features in Hubei Province[J]. Chinese Journal of Agricultural Resources and Regional Planning, 2018, 39(10): 143-148.
    [11] 韩茂莉, 张暐伟. 20世纪上半叶西辽河流域巴林左旗聚落空间演变特征分析[J]. 地理科学, 2009, 29(1): 71-77. DOI:  10.3969/j.issn.1000-0690.2009.01.011. Han M L, Zhang W W. Spatial and temporal variation of settlements of Bairin Left Banner in western Liao River Valley in the first half 20th century[J]. Scientia Geographica Sinica, 2009, 29(1): 71-77.
    [12] 李志英, 刘阳, 龙晔. 基于GIS的昆明中心城区1990—2017年建设用地扩展特征研究[J]. 云南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2019, 41(5): 964-973. DOI:  10.7540/j.ynu.20180760. Li Z Y, Liu Y, Long Y. Study of urban cinstruction land expansion characteristics in Kunming central city from 1990 to 2017[J]. Journal of Yunnan University:Natural Sciences Edition, 2019, 41(5): 964-973.
    [13] 娄帆, 李小建, 陈晓燕. 平原和山区县域聚落空间演变对比分析——以河南省延津县和宝丰县为例[J]. 经济地理, 2017, 37(4): 158-166. Lou F, Li X J, Chen X Y. Comparsion on spatial evolution of rural settlements between the flat and the mountainous areas:Evidence from Yanjin County and Baofeng County Henan Province[J]. Economic Geography, 2017, 37(4): 158-166.
    [14] 张述清, 王爱华, 王宇新, 等. 云贵高原地区坝子划定技术与方法研究——以云南省为例[J]. 地矿测绘, 2012, 28(4): 1-4. DOI:  10.3969/j.issn.1007-9394.2012.04.001. Zhang S Q, Wang A H, Wang Y X, et al. Study on techniques and methods in demarcation of Bazi in Yunnan-Guizhou Plateau:Taking Yunnan Province as an example[J]. Surveying and Mapping of Geology and Mineral Resources, 2012, 28(4): 1-4.
    [15] 盛佳利. 贵州省坝子的空间分布规律及坝子—山地耦合类型[D]. 贵阳: 贵州师范大学, 2018.

    Sheng J L.The spatial distribution of basins and exploratory divide of basin-mountain combination in Guizhou Province[D]. Guiyang: Guizhou Normal University, 2018.
    [16] 张绍稳. 云南城镇发展的山坝统筹途径研究[A].中国城市规划学会. 多元与包容——2012中国城市规划年会论文集(01.城市化与区域规划研究)[C].昆明: 云南科技出版社, 2012, 1-14.

    Zhang S W.Study on the overall planning approach of mountain and dam for urban development in Yunnan[A]. Diversity and inclusion-proceedings of the 2012 China urban planning annual conference(01.urbanization and regional planning research)[C]. Kunming: Yunnan Science and Technology Press, 2012, 1-14.
    [17] 丁剑宏, 尹龙, 师小宁, 等. 红河流域景观格局演变特征研究[J]. 云南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2017, 39(5): 780-788. DOI:  10.7540/j.ynu.20160636. Ding J H, Ying L, Shi X N, et al. Study on characterstics of landscape pattern evolution in Red River Basin[J]. Journal of Yunnan University:Natural Sciences Edition, 2017, 39(5): 780-788.
  • [1] 胡琳甘淑袁希平李雁付承彪宋春雨闫馨方 . 滇池不同空间分布水体的高光谱特征差异分析. 云南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doi: 10.7540/j.ynu.20190548
    [2] 宋媛李辉刘逵刘毅鹏杨若文 . 欧亚积雪深度的时空分布特征分析. 云南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doi: 10.7540/j.ynu.20140453
    [3] 陶云曹杰 . 向外长波辐射(OLR)年际变化的时空分布分析. 云南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4] 郑翔飚马红曾厅余 . 昭通强对流天气时空分布及环流特征分析. 云南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5] 孙座锐吉正元韩新宇史建武张晶张朝能宁平 . 玉溪市城区大气VOCs及其它污染物质量浓度时空特征分析. 云南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doi: 10.7540/j.ynu.20170654
    [6] 吴战平白慧严小冬 . 贵州省夏旱的时空特点及成因分析. 云南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7] 安柏林康国发 . 基于CHAOS-5模型研究中国大陆地区地磁场长期变化. 云南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doi: 10.7540/j.ynu.20160686
    [8] 赵俊松张建伟柏梦焱赵芩徐怀亮肖文 . 苍山野生动物时空分布动态. 云南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doi: 10.7540/j.ynu.20160315
    [9] 姜勇 . 基于ADTD监测网络2012年云南省地闪特征分析. 云南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doi: 10.7540/j.ynu.20130568
    [10] 陶云何群 . 云南降水量时空分布特征对气候变暖的响应. 云南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11] 李敏何红弟郝杨杨 . 上海市大气环境中PM2.5/PM10时空分布特征. 云南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doi: 10.7540/j.ynu.20180026
    [12] 周国莲晏红明 . 云南近40年降水量的时空分布特征. 云南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13] 王喜元闫业超岳书平刘彬 . 1961—2010年长江流域高温热浪时空变化特征. 云南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doi: 10.7540/j.ynu.20150821
    [14] 张朝能王梦华胡振丹袁园刘慧邱飞 . 昆明市PM2.5浓度时空变化特征及其与气象条件的关系. 云南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doi: 10.7540/j.ynu.20150467
    [15] 刘静殷淑燕李慧芳 . 晋陕蒙毗邻区域历史洪涝灾害时空特征研究. 云南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doi: 10.7540/j.ynu.20160219
    [16] 廖留峰谷晓平张瑾文 . 基于地面气象要素的贵州省大气可降水量研究. 云南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doi: 10.7540/j.ynu.20140225
    [17] 赵荻姚平杨若文曹杰 . 亚洲季风区平均雨季起始期的时空分布特征. 云南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18] 郭洋武瑞东杨飞龄王军军 . “三江并流”区旅游景点空间分布格局研究. 云南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doi: 10.7540/j.ynu.20190528
    [19] 翟羽佳周常春刘春学 . 苍山十八溪流域近60年降水量时空分布特征分析. 云南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doi: 10.7540/j.ynu.20160550
    [20] 傅媛李玉玲陆舜华李咏兰李永霞孔祥薇李传刚郑连斌 . 湖南宁乡县乡村汉族体型分析. 云南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 加载中
图(8)表(4)
计量
  • 文章访问数:  316
  • HTML全文浏览量:  280
  • PDF下载量:  8
  • 被引次数: 0
出版历程
  • 收稿日期:  2019-11-04
  • 录用日期:  2020-01-16
  • 网络出版日期:  2020-05-30

山坝乡村聚落时空变化特征分析研究:以宁洱镇为例

    作者简介:罗 燚(1993−),女,云南人,硕士生,主要研究方向为3S技术及应用. E-mail:1540073645@qq.com
    通讯作者: 甘淑, N1480@qq.com
  • 1. 昆明理工大学 国土资源工程学院,云南 昆明 650093
  • 2. 云南省高校高原山区空间信息测绘技术应用工程研究中心,云南 昆明 650093
  • 3. 滇西应用技术大学,云南 大理 671006

摘要: 利用RS和GIS空间分析方法,对2000、2009年和2018年的云南省少数民族地区宁洱镇山坝乡村聚落时空分布的基本特征及影响因素进行分析,主要从高程、坡度、道路等自然因素和人口、农民人均纯收入等社会经济发展相关因素进行探讨山坝乡村聚落时空分布特征,为山区和坝区乡村振兴提供一种理论和实践依据. 研究结果表明:①研究区坝区聚落空间分布密集,山区聚落分布分散; ②坝区乡村聚落最佳选址区域高程在1225~1380 m之间,山区最佳选址区域高程在810~1500 m;③坝区乡村聚落面积与坡度成反比,坡度越大,面积越少,山区乡村聚落面积集中在坡度0°~25°之间;④随着道路距离的增加,聚落面积迅速减少,坝区乡村聚落主要分布在1 km缓冲区内,占坝区聚落面积82 %以上;山区乡村聚落最佳位置在道路缓冲区1 km以内,较佳位置在1 ~3 km之间; ⑤2000—2018年,坝区乡村聚落人口持续上升,山区乡村聚落人口先下降后缓慢增长;2000—2009年坝区乡村聚落人均纯收入大于山区聚落,2009—2018年山区聚落人均纯收入大于坝区.

English Abstract

  • 聚落是人类最原始的居住形式,是人们居住、生活、休息以及进行各种社会活动的场所,也是人类居住的空间载体,本身具有一定的相关空间现象. 乡村聚落是我国农村人口聚居的主要场所和形态[1]. 据国家统计局第6次人口统计调查,中国乡村常住人口比高达50.32 %[2]. 据统计,云南省乡村总人口虽然比第5次人口普查减少了267.7万人,但居住在乡村的人口仍占总人口的64.8 %. 可见,随着经济快速发展,城乡一体化的推进,乡村聚落人口居住18年(2000—2018年)的数量虽然在不断减少,但乡村聚落依旧是我国主要的聚居形式,也是云南省人口的主要居住形式之一. 根据我国国情的发展,选择云南省宁洱镇作为研究区,研究山坝乡村聚落近18年的时空特征,探索山坝乡村聚落的发展趋势是否与国情一致,同时分析影响山坝乡村聚落发展的相关因素,为研究区今后的发展提供理论参考.

    文献表明国外对聚落的研究早于国内,德国地理学家科尔(Kohl) 在1841年《人类交通居住与地形的关系》一书中,较为系统地阐述了聚落地理位置与人口集中的关系[3]. 1895年,德国学者麦成(Meitzen) 以德国北部农业聚落为研究区,划分了聚落的形态,探讨了聚落成立的相关因子,并分析了聚落发展过程以及所需条件,为聚落地理研究提供了初步的理论基础[4]. 之后,Hall[5]与Christaller[6]从定性研究转为定量研究,主要以乡村聚落的规模、形态、类型为基础,研究乡村人口、产业等与聚落之间的关系、空间格局演化等. 国内在乡村聚落方面的研究相对滞后,20世纪30年代后逐渐增多. 近年对聚落的研究,主要集中在对聚落定量分析、聚落规模结构和地域类型[7]、对聚落起源与发展综合分析研究、地域形态空间结构研究[8]、乡村聚落空间格局及驱动力分析[9-10]、空间格局时空演变和扩展特征研究[11-12]等方面. 很多学者对乡村聚落的研究大多以经济较为发达、人口较为密集的地区为研究对象[13],针对少数民族地区山区和坝区乡村聚落的专题分析研究较少,山坝乡村聚落的空间特征研究有待深入.这些地区具有独特的地貌特征,其时空分布具有一定的特殊性. 山区土地资源丰富,人口分布稀疏;坝区人口分布密集,土地资源稀缺,人与土地的矛盾突出. 在乡村振兴战略背景下,厘清山坝乡村聚落时空变化规律对研究区建设美丽乡村和乡村振兴具有重要的科学理论意义.

    本文主要利用RS对研究区不同时段的乡村聚落进行提取,再利用GIS空间分析相关的统计方法,探索山坝乡村聚落时空分布特征. 主要从地形要素(高程和坡度)、道路分布、社会人口经济方面分析山坝乡村聚落之间的关系,为区域规划美丽乡村建设中的聚落管理和规划布局提供基础数据,对山坝乡村聚落深化研究具有现实指导意义和科学理论价值.

    • 宁洱哈尼族彝族自治县(下称“宁洱县”)位于云南省南部,普洱市中部. 地处北纬22°40'~23°36',东经100°42'~101°37'之间(图1). 全境皆山,地貌纵横交错,属山地地貌. 地属南亚热带山地季风气候,兼有热带、中亚热带、南温带等气候,冬暖夏凉,气候宜人,年平均气温18.2~19.0 ℃. 年平均降水量为1414.9 mm,水资源丰富. 宁洱县农村主要种植茶叶、烤烟、玉米、水稻、山药等. 全县辖6个镇和3个乡,本文以宁洱县中部的宁洱镇为研究区,对该区域的山坝乡村聚落时空变化分布特征进行分析研究. 研究区面积538.88 km2,包括271个村民小组,191个自然村. 宁洱镇是一个多民族的大镇,其中哈尼族和彝族占整个宁洱镇人口的47.53 %.

      图  1  研究区概况

      Figure 1.  The location of the study area

      据宁洱县统计年鉴和各乡镇统计年鉴资料,宁洱镇总人口约7.2万人(截止2018年年末),人均纯收入约8063元. 受山地地形地貌、河流水系、经济发展水平、人口经济、民族文化及政府政策等多种因素影响,研究区山坝乡村聚落布局存在明显的空间差异性.

    • 坝区,当地人俗称坝子,地势平坦,气候温和,有利于耕种,是云贵高原上相对平坦、农业兴盛、人口稠密的经济中心. 目前对于坝区没有统一的定义,有学者将坝区界定为以县(市、区)为单元,坡度≤8°、面积≥1 km2以上的连续区域,其中坡度>8°以上、面积在0.25 km2以上的地块需要从坝子范围内扣除[14];有学者阐述坝区是相对低平,内部地面坡度在8°或12°以下的山间中小盆地、较大的山谷等地貌类型[15];也有学者阐述平均坡度在15°以下的用地为坝区[16]. 结合参考文献以及云南省的地形实际情况,本文将研究区坡度≤12°以下的范围界定为坝区,受山地地形以及DEM数据精度的影响,坝区内存在少数坡度>12°且分布比较零散、面积<0.25 km2的聚落图斑,文中把这些图斑界定在坝区范围内. 同时,在坝区范围内有2个坡度较大的地方,且面积≥0.25 km2的图斑,经实地调研未涉及到聚落(1个小岛和1座小山),故没有归为山区. 相对于坝区范围外的区域统称为山区. 利用地理空间数据云下载DEM数据,用坡度对研究区的山区和坝区进行划分,得到研究区坝区和山区划分图(图2). 由此可看出,坡度是对山坝乡村聚落特征研究的一个重要因子. 除此之外,影响山坝乡村聚落的因素还有高程、道路、河流[3],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聚落面积增加,聚落破碎度迅速下降[17],可见社会经济对山坝乡村聚落发展也有一定的影响. 因此,本文以坡度、高程、道路、社会经济与人口为主要影响因素,对研究区进行不同时间下的山坝乡村聚落空间特征分析.

      图  2  宁洱镇坝区和山区分布

      Figure 2.  Distribution of dam area and mountain area in Ning'er Town

      本研究的基础数据来自于地理空间数据云,利用地理空间数据云下载2000、2009年和2018年的Landsat遥感卫星影像和DEM数据,利用ENVI软件分类方法和目视解译对不同时期的Landsat遥感影像进行研究区聚落提取,得到不同时段的山坝乡村聚落分布专题图. 通过历史影像图和谷歌地图对研究区的主要道路进行提取,结合研究区乡镇统计年鉴,利用ArcGIS空间分析功能对研究区进行分析.

    • 基于不同时段的山坝乡村聚落分布图(图3),结合ArcGIS进行空间统计,可看出乡村聚落集中在坝区,布局在整个研究区中部偏南,坝区乡村聚落密集,山区乡村聚落分散,坝区聚落增加明显. 利用空间叠加分析得到研究区山坝乡村聚落面积图(图4). 从图4(a)可知,随着经济的发展,山坝乡村聚落面积随时间的变化而增加. 坝区乡村聚落面积在2000—2009年增加59.44 %,2009—2018年增加74.86 %. 近18年坝区聚落面积逐年增多,空间扩张明显. 山区聚落面积在2000—2009年增加2.2倍,2009—2018年增加约8.71 %. 山区聚落先呈现急速上升趋势,之后开始缓慢增加的现象,这是由于2007年研究区遭受到6.3级地震,导致山区聚落急速增加. 从图4(b)的面积占比图上看,在3个时期中,每个时期相对应的坝区乡村聚落面积与山坝乡村聚落总面积之比呈“U”型变化,山区乡村聚落面积与山坝乡村聚落总面积之比呈倒“U”型变化. 总体来说,坝区具有地势平坦、交通方便、用水用电方便等优势,有较多的村民选择在坝区长期居住.

      图  3  宁洱镇山坝乡村聚落时空分布

      Figure 3.  The temporal and spatial distribution of rural settlement in dam area and mountain area in Ning'er Town

      图  4  2000—2018年宁洱镇山坝乡村聚落面积统计

      Figure 4.  Statistics of rural settlement in dam and mountain areas in Ning'er Town from 2000 to 2018

    • 利用DEM数据,提取山坝乡村聚落高程,图5将2000、2009年和2018年山坝乡村聚落图斑与高程带分别进行空间叠加,可知山坝乡村聚落随着时间的变化,其聚落面积在不断增加. 同时,得到不同时期、不同高程带山坝乡村聚落面积分布情况表(表1).

      高程/m坝区聚落面积/hm2山区聚落面积/hm2
      2000年2009年2018年2000年2009年2018年
      G1 0 0 0 39.64 143.97 156.08
      G2 618.95 989.48 1602.12 47.41 124.11 141.09
      G3 139.18 219.32 511.56 51.65 190.27 189.87
      G4 0.04 0 0 19.73 47.84 64.66
      G5 0 0 0 10.37 22.11 19.15
      G6 0 0 0 0 4.68 8.56

      表 1  宁洱镇不同高程带山坝乡村聚落面积统计

      Table 1.  Statistics of rural settlements in dam area and mountain area in different elevations belt of Ning'er Town

      图  5  宁洱镇不同时期下高程带山坝乡村聚落时空分布

      Figure 5.  Temporal and spatial distribution of rural settlements in dam and mountain areas in different elevation belt of Ning'er Town

      为了方便论述,本文利用G1~G6分别表示高程带810~1225、1225~1380、1380~1500、1500~1670、1670~1840 m和1840~2272 m. 由表1可以看出:随时间变化,坝区聚落面积不断地扩张,坝区乡村聚落位于高程G2~G3之间,主要分布在高程G2带. 其中,2000年和2009年在高程G2带的坝区乡村聚落面积占总坝区聚落面积高达80 %以上,2018年占75.80 %. 同时,随着海拔的不断上升,山区乡村聚落面积由上升到下降,聚落分布逐渐稀疏. 3个时期中,山区乡村聚落面积位于高程G3带以上占比较小,加上气候的变化,海拔越高,农业生产条件也会随之变差. 在3个不同时段的山坝乡村聚落高程带之间存在一定的相关性,不论是坝区还是山区,村民主要聚居在高程G3带以下. 据调查,在这个条件下具有交通便利、水资源丰富、用水用电方便等优势,便于村民居住,所以聚落面积占比大,人口数量相对较多,山坝乡村聚落具有海拔指向.

      从坝区聚落在各高程带上的面积占比来看,坝区聚落集中在高程G2~G3带,2000年出现0.04 hm2在G4带,但后两个时期无图斑聚落,是因为地震使村民选择向低海拔区域重新选址建房. 从山区乡村聚落各条带面积与山区乡村聚落总面积的占比(图6)看,高程G1~G2带占山区聚落总面积的51.57 %,高程G3带占山区聚落总面积的30 %以上,高程G4~G6带占山区聚落总面积不足20 %.

      图  6  宁洱镇山区聚落面积在不同高程带上的占比

      Figure 6.  The scale map of settlement area in different elevation zones in the mountain area of Ning'er Town

    • 由于研究区属于山地地貌地区,地形复杂,为了更直观地分析乡村聚落和坡度之间的关系,将坡度分为0°~12°、12°~25°、25°~35°和>35°. 将分类后的坡度图和山坝乡村聚落图斑进行空间叠加,得到不同坡度的山区和坝区乡村聚落分布面积(表2).

      坡度/(°)坝区聚落面积/hm2山区聚落面积/hm2
      2000年2009年2018年2000年2009年2018年
      0~12 650.08 936.14 1774.97 73.59 189.69 191.88
      12~25 105.19 260.36 322.87 76.42 298.9 325.7
      25~35 2.9 12.3 15.84 15.32 39.98 56.15
      >35 0 0 0 3.47 4.41 5.68

      表 2  宁洱镇不同坡度带山坝乡村聚落面积统计

      Table 2.  Statistics of rural settlements in dam area and mountain area in different slope belt of Ning'er Town

      表2图7可知,2000年和2018年坝区乡村聚落面积在坡度0°~12°之间占坝区聚落总面积83 %以上,2009年坝区聚落面积占坝区聚落总面积77 %以上. 由于地处山地地貌,导致坝区聚落少部分位于12°~25°之间,约占坝区总聚落面积的20 %. 对于山区乡村聚落而言,坡度在12°~25°的聚落面积占比最大,2000、2009年及2018年分别占山区聚落总面积的45.27 %、55.33 %、56.21 %. 3个时段坡度>25°的山区聚落面积约占10 %,导致坡度>25°以上仍有聚落存在,原因是村民为了方便耕种,在山坡上建盖简易房,方便存储部分耕作物品. 总体而言,村民主要生活在坡度<25°的地方,因为坡度低的地方易于雨水囤积,水资源存储方便,便于居民耕作.

      图  7  宁洱镇不同坡度下山坝乡村聚落面积占比

      Figure 7.  The ratio of rurual settlement in dam area and mountain area in different slope of Ning'er Town

    • 道路是乡村聚落发展的一个重要通道,也是聚落人流、物流发生的基础,宁洱镇有213国道、昆磨高速和省道弥宁公路过境. 通过历史影像和实地调查研究区,根据各时段实际道路情况,对研究区主要道路分布进行道路缓冲区分析,把结果图层与山坝乡村聚落图斑进行叠加分析(图8),得到道路不同缓冲区内的山坝乡村聚落面积分布情况(表3).

      道路缓冲区/km坝区聚落面积/hm2山区聚落面积/hm2
      2000年占比/%2009年占比/%2018年占比/%2000年占比/%2009年占比/%2018年占比/%
      0~1 623.97 82.3 1006.88 83.3 1749.95 82.79 90.62 53.68 293.83 55.13 298.74 51.56
      1~2 80.14 10.57 126.97 10.5 215.39 10.19 37.81 22.4 92.85 17.42 101.34 17.49
      2~3 17.52 2.31 41.12 3.4 80.96 3.83 26.24 15.55 68.48 12.85 100.55 17.35
      3~4 36.54 4.82 33.83 2.8 67.35 3.19 4.77 2.83 29.57 5.55 43.28 7.47
      4~5 0 0 0 0 0.03 0 4.76 2.82 36.15 6.78 22.87 3.95
      5~6 0 0 0 0 0 0 2.98 1.77 5.8 1.09 7.82 1.35
      6~7 0 0 0 0 0 0 1.62 0.95 6.3 1.18 4.81 0.83

      表 3  宁洱镇道路与山坝乡村聚落道路缓冲区面积统计

      Table 3.  Areas statistics of road and in dam area and mountain area rural settlements in Ning'er Town

      图  8  宁洱镇山坝乡村聚落与道路缓冲区分布

      Figure 8.  Rural settlements and road buffer distribution in dam area and mountain areas, Ning'er Town

      图8表3可看出,从2000—2018年3个时段山坝乡村聚落所占道路面积与道路距离成反比,随距离的增加聚落面积逐渐减少. 从坝区乡村聚落分布结合道路缓冲区看,2000—2018年坝区乡村聚落与道路缓冲区在1 km范围内面积占比最大(约82 %),是坝区乡村聚落布局的最佳位置;道路缓冲区在1~2 km占比均超过10 %,是坝区乡村聚落布局的较佳位置;道路缓冲区在2 ~4 km坝区乡村聚落占比不足8 %;对于道路缓冲区在4 km以上坝区乡村聚落较少(2000年和2018年无聚落分布),2018年有不足0.01 %的聚落分布.

      从山区乡村聚落分布和道路缓冲区来看:2000—2018年山区聚落与道路缓冲区在1 km范围内面积占山区乡村聚落面积一半以上,是山区乡村聚落布局的最佳位置. 道路缓冲区在1 ~3 km范围内是山区乡村聚落布局的较佳位置. 2000、2009年和2018年道路缓冲区在3 ~5 km的山区乡村聚落面积占比分别为5.65 %、12.33 %、11.42 %,道路缓冲区在5 ~7 km的山区乡村聚落分布面积占比分别为2.72 %、2.27 %、2.18 %. 山区乡村聚落随距离的增加仍有较少聚落存在,原因是村民需要到离主道路较远的地方耕作,在山上建盖了简易房,以便小憩以及存放部分耕作物品. 总体而言,随着道路缓冲区距离的扩大,聚落越来越分散,居民也随之减少,这是由于研究区具有大量森林存在、山路崎岖、交通等各方面导致的.

      研究区道路大多依河流而建,在此将不对河流与山坝乡村聚落空间分布特征进行分析.

    • 人口与聚落的发展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根据实地调查收集的研究区乡镇统计年鉴及相关数据(2000、2009年和2018年),分析宁洱镇191个自然村社会经济发展与山坝乡村聚落之间的关联性. 本文利用Google地图和百度地图,根据研究区统计年鉴各自然村地名,将研究区自然村在地图上以点的形式标注,最终得到在坝区范围内的自然村涉及94个,山区自然村涉及97个,整理汇总得到研究区山坝乡村聚落与社会人口经济统计数据(表4).

      时间聚落总人数人均纯收入/元坝区山区
      聚落人数人均纯收入/元聚落人数人均纯收入/元
      2000年 62192 1164 45352 1232 16840 981
      2009年 68991 2630 53943 2884 15048 1720
      2018年 71729 8063 56143 8014 15586 8238

      表 4  宁洱镇乡村聚落人口经济统计表

      Table 4.  Economic statistics of rural population in Ning'er Town

      根据表4可知,随着乡村聚落的不断扩张,2000—2018年坝区乡村聚落人口发展持续增加. 其中2000—2009年人口增长较快,2009—2018年人口增长较慢. 而山区乡村聚落人口数量呈现下降又缓慢增长的现象. 山坝乡村聚落总人口在2000—2009年增长率为10.93 %,2009—2018年增长率为3.97 %,2000—2018年增长率为15.33 %. 其中,坝区乡村聚落人口在2000—2009年上升较快,人口增长率为18.94 %;2009—2018年增长较为缓慢,人口增长率为4.08 %;2000—2018年人口增长率为23.79 %. 山区乡村聚落人口在2000—2009年人口下降率为10.64 %;2009—2018年人口增长率为3.58 %;2000—2018年人口总体下降率为7.45 %,山区聚落人口明显有向坝区聚落迁移定居的趋势.

      宁洱镇2000—2018年山坝乡村聚落人均纯收入呈上升趋势(表4),2009—2018年上升较为明显. 2000年和2009年坝区聚落人均纯收入大于山区聚落人均纯收入,2018年坝区聚落人均纯收入小于山区聚落人均纯收入. 2018年坝区乡村聚落人均纯收入是2000年的6.5倍,山区乡村聚落2018年人均纯收入是2000年的8.4倍. 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山区聚落人均纯收入大于坝区聚落,主要原因是山区人口总体下降,坝区人口持续增加;且受山地地形影响,坝区较为适合种植水稻、蔬菜、水果、豆类等传统农作物,而茶叶、咖啡、烤烟等经济作物适合在山区种植,随着普洱茶的需求增大,茶叶、咖啡、烤烟市场价格上涨,导致产量增加等一系列复杂因素影响,从而使山区乡村聚落人均纯收增加.

    • 本文基于遥感影像提取研究区2000、2009年和2018年的山坝乡村聚落矢量图,运用ArcGIS空间分析对山坝乡村聚落时空特征进行综合分析. 首先,利用研究区DEM生成高程图和坡度图;其次,利用不同高程带和不同坡度分类后的图斑与聚落图斑进行空间叠加分析;再次,对道路以1 km为间隔进行7层缓冲区分析. 最后,结合人口经济数据分析坝区和山区乡村聚落时空分布特征. 主要结论如下:

      (1)由于受到山地地形地貌的影响,坝区和山区乡村聚落在时间上呈现逐年扩张的现象. 在空间分布上存在明显差异,在结构上坝区乡村聚落与山坝乡村聚落面积之间呈“U”型变化,山区乡村聚落与山坝乡村聚落面积之间呈倒“U”型变化. 同时,在自然条件和社会经济因素下也有着明显不同. 总体来说,坝区乡村聚落分布集中,山区乡村聚落分散.

      (2)从海拔看,聚落随着高程带的变化而变化. 结合山区和坝区乡村聚落分布情况来看,坝区乡村聚落布局在1225 ~1500 m之间,其中1225~1380 m是坝区乡村聚落主要集聚高程带和最佳选址高程带. 山区乡村聚落主要布局在810~1500 m之间,表明该高程带适合聚落选址.

      (3)从坡度看,不同坡度的聚落面积有不同的变化. 2000、2009年和2018年坝区乡村聚落坡度主要集中在0°~12°之间,分别占坝区乡村聚落总面积的85.75 %、77.44 %、83.98 %. 各坡度之间所占的坝区聚落面积随坡度的增大而减少,坝区乡村聚落面积与坡度成反比. 山区乡村聚落坡度主要集中在0°~25°之间,占山区聚落总面积的88 %,此坡度范围内适宜人们居住.

      (4)从道路看,聚落与道路的时空分布具有规律性,聚落面积与道路距离成反比. 由于地形的特殊性,坝区乡村聚落在2000年和2009年道路缓冲区4 km之内存在聚落,2018年缓冲区延伸到5 km以内. 山区乡村聚落与道路缓冲区在3个时段内主要分布在1 km之内,占山区聚落面积一半以上;2~4 km为山区聚落的次要分布区域;距离道路4~7 km之间依旧有少量山区聚落存在,但面积均不到10 %.

      (5)从人口数量看,2000—2018年坝区乡村聚落人口数量持续上升,人口增长率分别为18.94 %、4.08%;山区聚落人口数量先下降后缓慢增长,人口变化率分别为23.79 %、−7.45 %. 从人均纯收入看,2000—2009年坝区聚落人均纯收入大于山区聚落;2018年山区聚落人均纯收入大于坝区聚落.

    • 研究区山坝乡村聚落空间分布特征主要受到自然环境条件(高程、坡度等)的影响,但社会经济发展状况和少数民族文化习俗等因素对其也具有一定影响. 地形地貌特征对山坝乡村聚落的影响较大,聚落大多建设在便于取水且交通便利的地方,其发展会影响山坝乡村聚落的布局方式、规模大小、聚落模式等. 因为宁洱镇地处滇南要冲,山坝聚落发展的空间布局具有明显的地域特殊性.

      本文研究尚有一些不足之处,由于研究区相关数据来源于不同时期遥感影像的自行矢量化提取,空间分析结果存在一定的差异,随着数据源的不断更新和完善,本研究将会更加精确. 此外,由于相关数据未能收集齐全,本文对自然因素进行分析的同时,结合研究区社会经济数据进行了简单的分析,未能对研究区山区乡村聚落在社会人文因素的影响下更深层次的空间特征、分布规律、驱动因素等进行深入挖掘,这将是今后进一步深化研究的方向.

参考文献 (17)

目录

    /

    返回文章
    返回